i_c6fcfb203fa7a49b

BOOK: i_c6fcfb203fa7a49b
8.08Mb size Format: txt, pdf, ePub
ads

本书由(zhwm7887)整理,下载更多好书,

请访问泡泡TXT电子书论坛

泡泡TXT电子书论坛:http://www.ourtxt.net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跟你扯不清(出书版)》作者: 明月听风

 

☆、1第 1 章

 

“陈若雨,我病了。”

“恭喜你,孟医生。”

“过来帮我做饭。”

“孟医生,再见。”

陈若雨飞快地挂了电话,为自己的冷静自恃感到高兴。死蒙古大夫,决不能让他以为他可以对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

陈若雨把手机丢进包包里,心里盼望着也能将她与孟古之间那微妙的感觉与关系丢到九宵云外去就好了。

手机又响,来电显示还是孟古。陈若雨拿了手机看了又看,有些犹豫,但在它响了第二次后,她还是忍不住接了。

“陈若雨,现在马上过来为我做病号饭,要不你就等着给我收尸。当然了,你还有第二个选择,就是若不幸我病好了,你就等着我替你收尸。”

靠!

这么中气十足的声音,听起来真不象要挂掉的。而且祸害遗千年,这厮想来铁定能活到替她收尸的时候。

陈若雨还是有些怕的。

至于怕什么她也说不清。虽然他不可能真把她变尸体,甚至不可能对她使用暴力,但他每次威胁她,她都还是会有些怕。

陈若雨叹气,她真是有病!

当然,孟古那厮也不正常。

嗯,一定是这样。她是因为他是神经病才怕他的。

陈若雨拎着食材,皱着眉头往死里按着孟古家的门铃。在等了许久之后,久到她几乎以为真要替孟古收尸了,门开了。

孟古赤着上身,穿着条三角短裤来应门。陈若雨顾不得看他那身似乎有些强健的肌肉,因为他的脸色潮红,面容憔悴。

还真是病了啊。

“你怎么烧得这么厉害?”陈若雨两大步抢进屋里,伸手抚了抚他的额头。

孟古趁机靠过来,搂上她的腰,把身体重量压她身上,一边还有气无力地应:“你以为我骗你?”

“刚才电话里你明明还很有精神。”

“我把最后的精神都用在那电话里了,还不赶紧谢主隆恩。”

这贱人真不值得同情。

陈若雨没好气地推开他,把食材扔桌子上,然后用力拉着他进卧室。

“烧成这样还不穿衣服?”

“睡觉捂汗穿什么衣服?要不是为了给你开门我连内裤都不穿了。”

这话有颜色吧?绝对有!

陈若雨涨红脸,恨恨地把孟古塞进被子里。怎么就捂不死他?

“你波澜起伏的思绪里全是我对不对?”孟古还有力气继续调戏,“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你不要对我想太多。我今天虽然走的是性感慵懒路线,比较引人睱想,不过我的体力精神确实不太行。”

陈若雨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她飞快地抽手,退了两步,省得一个没忍住用枕头压在这臭男人的脸上。

“你也不用太失望。”孟古挥挥手,“快去做饭。我吃了药,睡一觉起来再吃顿饭,说不定就能用了。”

能用了?

陈若雨转头出去,急奔厨房。她就知道她就知道,来这里就是个错误。可她为什么还淘米给他做起粥来?应该就让他自己病死,病不死他也饿死他,饿不死他也气死他。

结果呢?现实却是憋屈死她。

孽缘啊孽缘啊!

陈若雨抄起一把小葱扔案板上狂剁。

她怎么就惹上这妖孽了?她明明早早认清局势躲开老远了,每次都下好了决心,可怎么兜兜转转又跟他牵扯不清了?

而且是太不清了!

 

☆、2第 2 章

 

陈若雨认识孟古是因为她的好朋友高语岚。

孟古是高语岚老公尹则的铁杆哥们。某日尹则他们与人冲突打了一架,去了孟古工作的医院,找了这个外科医生检查外伤包扎伤口。陈若雨跟着一起,见到了这个无论名字还是态度都极不象大夫的大夫。

他说他爸姓孟,他妈姓古,所以他叫孟古。

陈若雨那时候听得直想笑,叫孟古的人不巧是个医生,那合起来就是蒙古大夫,这算悲剧吗?

这蒙古大夫给陈若雨留下的第一印象是帅气风趣。

陈若雨喜欢活泼风趣的男生,因为她自己就大大咧咧的,比较粗鲁。所以那种纤细温柔敏感型男人她欣赏不来。

可那时她犯了一个错。她没有分清开朗风趣与嘴贱皮厚的区别。

那时候她正处在女人人生当中很关键的一个时期,适婚年龄,没有对象,孤身一人在外地打拼,她需要关怀,需要爱情。

后来再回首,她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女人就是这样,在极渴望感情滋润的时候太容易看走眼。那时候的她就是这样。

错把嘴贱当风趣,人生从此铸下错。

话说当时她给了自己两个目标选择,一个是尹则的另一个哥们,当警察的雷风先生,稳重大方,礼貌诚恳。另一个就是这蒙古大夫孟古。

说是两个选择,其实陈若雨对谁都没有一见钟情,只是同时间遇到两个条件很好的男子,她有些见猎心喜不知所措,这是她身为一个普通女人的毛病。她承认她身上有许多毛病,她很普通。

总而言之,陈若雨一时间不知道选哪个好,于是她犯下了另一个错,她让好友高语岚帮她跟尹则打听,看看这两个男士的情况,是否单身,兴趣爱好等。作为一个很识实务讲求实际的现代女性,陈若雨觉得这样会比较稳妥,打听好了谁容易下手,她再展开追求。

是的,她不介意主动。她没有大女人主义,也没有什么小女人情怀。她就是个想有份好感情,好工作,过好日子的普通女人。

她生活很努力,工作很努力,她不介意感情上也努力主动一点。

于是在得知雷风先生已有未婚妻后,陈若雨很自然的把目标定为了孟古。

这是她犯下的最大的错。

一个错接着一个错。

第一印象的错让她完全没看清孟古这臭男人的真面目,造成了日后一系列交手中她落于下风的局面。

让尹则知道了她同时对两个男人有兴趣,就表示孟古也会知道。而这事是孟古这厮调侃揶揄取笑她的重要话柄。

而最大的错,是她定错了目标,跑错了方向,日后就算要回头,却发现来不及了。

陈若雨瞪着案板上那一堆碎葱花,猛的想起这些葱她都没有洗,买的时候很清楚看到上面沾着泥的。

怎么办?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可是这是给病人吃的,真的没问题?

陈若雨有些犹豫。把葱全丢了?可孟古喜欢吃葱花,肉粥里要有葱才会香。她的眉头打成结,有些厌烦,这明明是再小不过的问题,她有什么好犹豫的?

她脑子一热,拿过洗菜盆,装了水把碎葱丢进去,好歹也算过了水,算洗过吧。碎葱在水里浮了一圈,然后往下沉,她用手捞着,一团乱。

真傻!

陈若雨拍了一把水盆子,很后悔自己这么听话的过来了。

她还在跟他生气的,想好再不理他的,可他一个电话她又屁颠屁颠的来了。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她靠在操作台上盯着灶台上的粥锅,认真反省。

当初她决定要追孟古的时候,是认真制定过计划的。

第一步当然是制造偶遇,套近乎装熟,促成相互间的了解。第二步是投其所好,攻占芳心。第三步,维稳侵入,巩固感情。顺利的话,进行到第四步就该领证结婚,过好日子。而再顺利一点,步入第五步就该生个孩子,油盐酱醋。

看,这就是生活。

可陈若雨没想到,她对孟古展开计划,第一步就是惨败。

孟古一周门诊一天,其它时候在住院病房那边。为了倒追他,陈若雨算好时间,万事排开,装病挂号求诊,又送花送吃的表示感谢,还借过高语岚和尹则的名义约他出去。

她想她表现得很明显,他一定知道意思。可他不接受不拒绝,甚至好象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似的,无辜又无害。

陈若雨那时候傻气啊,她并非什么情场老手,事实上,这是她第一次豁出去倒追男人,所以她闹不清是怎么回事,也许是她表现得不对,所以人家根本没有感受到。又或者他们之间隔着层尹则高语岚的朋友关系,人家根本没往男女之事上面想。

总之,那时候傻气的陈若雨有些楞。她虽然因为害羞、矜持、不好意思等等原因没敢跟孟古挑明白了说,但她也是越挫越勇的,她天天搅尽脑汁想着怎么表达她的追求之意。直到有一天,她在医院碰巧听到了护士们的对话。

“你说,那个陈若雨怎么这么不要脸。孟医生摆明了对她没意思嘛,她还缠着不放。”

“凭她的条件不好找对象嘛。长得又不是漂亮,一个卖保险的,说出去都丢人。我看她是以为跟孟医生的哥们熟,以为孟医生好下手,也不看看自己跟人家配不配。”

“就是。孟医生喜欢的应该是田护士吧,我看他们俩经常有说有笑的。”

“应该是的。那天田护士还跟我埋怨那个陈若雨来着,可能是孟医生跟她说了什么。哎,我就是不爱管闲事,要不然我肯定去跟那陈若雨说说,让她别再来了。女人倒追男人,把男人逼得跟别的女人吐苦水,这多丢人。天涯何处无芳草,什么锅配什么盖,要早早认清形势,省得丢脸,你说是不是?”

“没错。那陈若雨送给孟医生的东西他都没要,都转送给别人了。我看那束花就是给了田护士,还有那些榴莲糖,全给小护士们吃了。我要是陈若雨,我都没脸再来了。”

陈若雨缩在拐角,听着她们没完没了的说着对她的同情鄙夷不赞同。她真是没脸拐过去从她们面前走过。她伸手到包包里,握住了这次带来的榴莲糖。这是她最喜欢吃的糖,对她来说价钱也很贵。孟古收下的时候笑眯眯的,她以为他也喜欢,原来不是。

其实他不喜欢就直说啊,为什么不说,若是要给她留些面子,委婉一些的表达她也是会明白的。可是他当她的面什么都不说,转头又去跟别人嚼舌根算怎么回事?

陈若雨脑子空空,难堪与羞辱让她动弹不得。她听到护士们的讨论忽然停了,她抬起头,看到她们竟然走过了走廊拐角,正站在她的面前。

护士们脸上阴晴不定,显然她们没料到议论了半天的主角居然就站在一旁听着。陈若雨与她们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护士们正想说些什么,陈若雨却是反应了过来。她想她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但她还是冲她们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然后扭头走了。

谢谢!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反正那个时候她以为,她与孟古再不会相见了。

 

☆、3第 3 章

 

这世上许多事情很奇怪。

比如陈若雨在追求孟古的时候并没有感觉自己有多喜欢他。只是觉得他是一个条件很不错的对象,是一个好目标好人选。也许那时候她关注的重点是如何突破自我猛女追男,又或者紧张与压力让她期待成功而忽略了自我感受。

反正,当她被伤了心,决定不再勉强自己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的时候,奇怪的事发生了。她以为她会讨厌孟古,会很快将他抛到脑后。

可她没有。

她想念他,甚至比她追求他的时候更甚。

她总结不出她这变态的心理从何而来,总之在每个不经意的时候,他会浮现在她的脑海。她想得最多的是他的笑。他有很多种笑容,有温柔的笑,有冷冷的笑,有不怀好意的笑,有恶作剧的笑,有逗乐子的笑,有没感情的笑,有虚伪的笑,有嚣张的笑……他的笑容丰富,也很好分辨。

她没再去找他,却自己躲着琢磨他的笑。

他的笑容很帅气,让她的心“呯呯”跳。

可惜的是,她有些记不清她跟他说话的时候,他脸上哪种笑更多一些。她觉得之所以她记不起来,是因为这男人待她不诚恳,所以如今没能在她心里留下太细致的回忆。

她说不上对这件事的感受。只是对他的想念让她心里不好受。她告诉自己,之前做的决定是错的,把孟古这样的男人定为目标是错的。虽然他长相不错,工作不错,个性似乎也不错,但他与她不是一路人。所以才会造成那样的局面。作为一个务实的现代女性,这种虚无缥缈要尽快抛开,好好过日子才是正经。

她不小了,她该找个诚恳认真的男人,跟她处在同一个世界,能一起过日子的男人。

那天陈若雨去超市购物。遇到了孟古。

她大惊失色。在附近小区住了这么久,来这超市这么多回,她从来没有遇到过他,怎么下定决心互不往来再不相见后,反而会有巧遇这种事发生?

陈若雨决定装看不见。

她快手快脚的把两把挂面丢进购物车里,然后迅速转头冲向结款处。虽然只匆匆一瞥,但她已看到孟古在冷藏区低头挑的是贵死人的进口牛排肉,他的购物车里还放着两盒名牌土鸡蛋。

果然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从来不在超市买鸡蛋。这里的鸡蛋价格一个顶三,在这买一个在菜市场能买三个。更别说那什么进口牛排肉,她从前仔细看过,薄薄一片顶得上她一星期的菜钱。

所以真的是要感谢那些护士MM们,她们让她早日认清差距,免得她继续浪费青春时间和精力……

正走神,她的购物车似乎撞上了什么,“哗啦啦”的一阵响,陈若雨傻眼地看着堆成小山的卫生纸兜头向她砸了下来。

好丢脸。

陈若雨顾不得痛,第一反应是偷眼就朝孟古的方向看去。他确如她所料,听到了动静,在向这边张望。

陈若雨一头扎进卫生纸堆里,她在他面前丢的人已经太足够了,可别再添这一桩。

周围有人过来帮着捡拾纸卷,陈若雨混在人群里手忙脚乱,再偷眼一看,孟古已经不见了。她舒了一口气,看来他是没看见她。

把那堆小山物归原处,陈若雨转身打算去结款处结账走人。却见一个□岁的小朋友弯腰捡一卷滚落一旁的卫生纸,不小心一脑袋撞上了一老太太的腰。

撞得不重,却招了麻烦。

老太太个头不大,嗓门却不小,竟对那孩子骂骂咧咧起来。小孩有些傻眼,愣愣听着。陈若雨推着车子过去,本不想管,但却见这孩子家长没有踪影,老太太越骂越来劲。陈若雨走了几步,终是忍不住回头。

“大妈,撞疼了吗?”

“废话,你撞个试试。没教养的皮孩子,眼睛长哪去了,也不知家长是怎么教的,我这腰伤了。”

“大妈保养得真好,腰可真嫩。”陈若雨用的形容词让凶老太太一愣。

“这么嫩的腰恐怕还真是撞伤了。大妈快别跟孩子计较了,赶紧去医院看看伤是正经。挂号费3块5,我请客。”看,她这路人多豪迈,多大方,还认真掏钱包。

一旁有人帮腔说着看见了事情经过,没什么事,让老人别计较。那老太太看陈若雨真掏钱,还掏的几块几毛的,她反而下不来台了,“哼”了一声,扭头走了。

陈若雨舒口气,把三块五赶紧收回来,虽说钱不多,但浪费在这里她还真是舍不得的。

到了结款处,她挑了个最边角的队伍排着。正想着也不知那孟古现在在挑什么高档货,忽觉后腰一紧,被轻轻碰了一下。

陈若雨回头,看到孟古咧着嘴露着大白牙冲她笑。

“真巧啊。”

陈若雨努力控制脸上表情,挤出笑容应:“是真巧,孟医生来购物啊。”

“对,是来购物的,不是来撞人家的卷纸山的。”

他还是看到了呀。

陈若雨脸一僵,不想虚伪应付了,干脆转身背对他,装做认真排队。

后腰又是一紧,又被撞了。“陈若雨,你的腰不那么嫩啊。”

她头也不回。“还好,不嫩有不嫩的好。”

“我看你最近身体还不错呢,很久没去医院了。”

“是的。我任督二脉突然通了,身体大好,不用去了。”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你还挺幽默的。”

陈若雨回身给了他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真想问他你能安静一会吗?她不想跟他说话。

可孟古却没完没了。他又说:“如果哪天又不舒服了,记得来找我。”

“不用了。我就算再去医院也不是看外科了,我得去看脑科。”

“为什么?”他的语气听不出是好笑还是惊讶。

“脑残,当然得去看脑科。”陈若雨凉凉地道。哼,她要再找他,她就真的是脑残。

孟古哈哈大笑。陈若雨忍不住白他一眼。

这时到她结账了,她飞快的装好东西付了款,道了声“孟医生再见”就逃跑似的飞快溜了。冲出超市大门正喘气,却听得身后孟古的声音唤:“陈若雨。”

她装听不见,可她的腿短,迈步子不够快。

孟古三两步赶到她身边,笑着说:“陈若雨,我是想提醒你一下,看脑科也分脑外科和神经内科。不过你弄错了,脑残不是看脑科的,得看精神科。挂号费3块5,我请客,怎么样?”

怎么样?她想用挂面戳他脸上,戳掉他的笑容,怎么样?

这天陈若雨凌乱了。

她忍不住想了一天孟古的笑。她想不通一个男人是怎么能笑得这么讨人嫌又帅气的?

八格压路的,真的好想戳他脸。

 

☆、4第 4 章

 

偶遇这种事,就如同在湖心丢了一块石头,虽会荡起涟漪,但一晃而没,痕迹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是无可否认,那颗石头,沉在了心里。

陈若雨就象是个被砸了石头的小湖,表面平静无波,内心荡漾不已。

那颗石头啊,硌得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明明看不上她的是他,跟别人碎嘴扯闲话说她不好的是他,可为什么真见着了面,反而是她心虚呢?

心虚也就罢了,她还惦记。

她惦记个鬼啊惦记,她应该嫌弃他唾弃他鄙视他才对。虽然这里面也有她的不自量力惹的祸,但在他的地盘被他的人贬低排挤,她心里还是很不痛快。

她要记恨他!哼!

她要过得比他好!哼!

她要比他更快的找到好对象,结婚生孩子。然后再见面时就有机会阴阳怪气地说,哟,孟医生怎么还单身啊,是不是眼光太高了,这样不好啊。

嗯,干这种事虽然会显得自己庸俗又市井,可陈若雨想着,反正她就是这么个俗人,能出口恶气就行。

于是陈若雨很快从偶遇的波澜中振作起来,她积极地向周围的同事朋友们求助,请大家给她介绍对象。

她要相亲。

陈若雨的室友梁思思对陈若雨的行动力竖了大拇指,可惜对相亲这种事并不看好。“若雨,我跟你说,相亲是很难找到爱情的。”

“可以的。只要你把相亲找对象当成一个必须抓住的客户来对待。分析清楚,抓住重点,直攻中心。”

“可你谈客户都不分析,都是盲目地扑上去一通说,所以成功率低。”

陈若雨一愣,这情况听上去怎么有点似曾见过。她摇摇头,辩道:“可我每个月也完成任务了。我这也是另一种战略,宁杀错,勿放过。”

梁思思对她晃了晃手指,“NO,NO,这样不行。感情这种东西,一定要给它一个浪漫美好的温床它才能萌芽。你看看我,为什么我每次恋爱都来得那么快,就是有时机的问题。时间、地点、场景,还有人。这些都对了,哪怕一个眼神,一句话,你都能感觉到爱情迎面扑来。”

梁思思是个典型的浪漫主义的小女人,她这辈子读得最多的书就是言情小说,里面的条规定律被她奉为宝典。

“我跟你说,这种正经介绍相亲的,真没几个合适的,太老套了。大家有备而来,心里早装满了要求和想象,真见到了,就什么感觉都没了。还得那种缘分不期而至的比较靠谱。比如在超市遇到,他伸手拿东西不小心砸到你,或者他的推车不小心撞到你……”

陈若雨的脸要扭曲了。她家思思是偷偷跟着她去超市了吗?

“还有,要不然就是路上你扭了脚,正好有人把你扶住了。要不然就是下雨天,两个人一起冲到了屋檐下躲雨……”

“思思啊,”陈若雨真的忍不住要打断她了,“你小说真的看太多了,没营养。”

“你别不信。我现在说的,可是最经典的相遇定律。那什么,电影也有演的,是突然迸发的爱情让你们相遇。你看看我,有三次恋爱都是因为这类偶遇谈上的。是不是比你有效率多了。”

“突然迸发的灭得也快吧。”陈若雨很诚恳地安慰,“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你每次恋爱都谈不久了。我会吸取你的经验教训的,谢谢你。”

“哎,哎。”梁思思不乐意了,“若雨,我是好心给你指点,你别这么毒舌对我啊,不然你配上的也会是个毒舌男。什么锅配什么盖,知道吗?”

这话正中痛处。

陈若雨连连摆手。“我不毒舌,不毒舌。我是温柔贤惠的,求温柔贤惠的男人。”

梁思思拍她的肩,“加油啊,若雨。只要认真努力,方法得当,温柔贤惠的男人会有的。你听我的,相亲的时候如果对对面的男人没感觉,就留意留意周围。以我阅尽言情小说数万册,恋爱数十场的经验告诉你,爱情这东西是在期待之中意料之外的。”

两天后,陈若雨相亲去了。

相亲男叫李健,是她一个同事介绍的,是朋友的朋友,隔了两层关系。对方的职业是某化妆品公司业务。梁思思说对了,在相亲之前陈若雨心里有期望,有想法,有想象,所以见了面之后,确实对那个男人没有任何感觉。可既然都见了面,浪费了就不好了。

于是陈若雨向他推销保险。这李健也是个识趣的,他也热情奉陪,对陈若雨推销起化妆品来。

相亲会变成了产品推销业务洽谈会,一男一女谈得不亦乐乎,最后还相逢恨晚起来。

“要是早些认识你就好了。你们那肯定也有不少女同事吧,你记得帮我多推荐推荐,到时我多送你一些样品。”

“那保险的事你也帮我多留意一下,要是有朋友需要买保险的,一定要给我介绍啊。”

两边都满口答应,一派喜气洋洋。陈若雨套近乎正套得高兴,忽然旁边一阵轻咳,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这么巧啊,在这遇到你。”

是孟古。

陈若雨的脸有些僵。梁思思那一套套的理论在她耳边回响。

只是可惜了,不期而遇的不是爱情,是冤家。

“约会呢?”冤家问。

陈若雨笑笑不语。

“啊,看起来不象。是相亲吧?”

李健看看陈若雨,跟着她一起礼貌笑笑。

孟古也笑,他看看桌上的化妆品试用装和保险资料,“你们的相亲形式还挺特别的。”

这人说话为什么这么讨厌?!陈若雨再一次为自己曾经倒追过他感到悔恨。

“男士记得买单哦。”孟古似乎没看见陈若雨的脸色,却是拍拍李健的肩嘱咐。完了挥挥手,道了别,跟他的一个男性朋友一起离开了。

李健被拍肩拍得有些搞不清状况,忍不住问:“陈小姐,这人谁啊?”

“一个朋友的朋友,不太熟。”陈若雨还处于被孟古发现自己向相亲对象推销保险的难堪中。原本她觉得没什么的事,被他看到了却觉得很不是滋味,真丢脸。

“他好象条件挺不错的。”李健不知为何冒出这句,语气有点酸。

陈若雨点头,“嗯,应该是吧。”想想忍不住抱怨:“真讨厌,他自己约会就好了,干嘛打扰别人。”

约会?李健想起刚才跟孟古一起出去的是个男人。他恍然大悟,“啊”了一声,“原来是这样。”

是哪样?陈若雨看他的表情,很快也明白过来。她发誓她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种污蔑人的事她真的没干过,事实上她相当痛恨这种行为,但她跟魔鬼附身一样,忍不住中伤那个讨厌的家伙。“被你发现了,他确实是的。”

李健猛点头,满含听到八卦的兴奋。“看出来了,看出来了。”

“看出什么来了?”一个声音阴森森的在陈若雨身边响起,她顿觉后脊梁发凉。

又是他。

孟古医生居然回来了。

 

☆、5第 5 章

 

背后说人坏话被抓个现行的情况下该怎么反应?

陈若雨没经验。她愣了一愣,硬着头皮说道:“李先生说看出孟医生你事业有成,很有前途。”

“这么有慧眼,我都快爱上他了。”孟古往李健身边一坐。陈若雨真想抚额。

报复,他绝对在报复。

“我朋友走了呢,我挺寂寞的。”孟古冲着李健笑了笑,笑得李健心里直发毛。

这是想对他下手的意思?可他不好这一口啊。

李健看着陈若雨,向她求助。

可陈若雨自己也是待罪之身,屁都不敢放。

孟古盯着李健继续笑,手还抚上了人家的腿。“不知道李先生怎么称呼?”

“李,李健。”

“阿健啊……”孟古拖长的尾音让陈若雨心直颤,还阿健,他要不要这么贱啊。

“阿健啊,你对男人之间的关系怎么看?”

李健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没顾上说话,只赶紧把腿挪开。

孟古没追挤过去,只是轻轻把手搭在李健的肩上。“你不用害羞,我们做医生的,见过的多了,很开明的。”

陈若雨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孟医生。”

刚开口就被瞪了。陈若雨一缩,赶紧闭嘴。

“阿健你是不是见识少,所以好奇心比较重?”这话里究竟什么意思?李健拼命摇头。他一点都不好奇,不用让他体验一把的。

“既然不好奇,那就是品性不太好。要不然怎么信口开河胡乱猜测污蔑造谣诽谤还一脸得意?别人是什么性取向跟什么人在一起做了什么事关你屁事!你这么空虚无聊寂寞难耐就躲家里自己看看爱情动作片打发下时间,不要出来对着陌生人意|淫,这样对社会治安会造成负面不良影响。就算你非要出门祸害别人,也麻烦你在家里多照照镜子,好好收拾收拾自己再出来见人。你看你穿的衣服抹的发油,多没品味。更别说一副快四十的长相还要搭配上青春痘,这样出来相亲对得起社会吗?”

这一长溜话一气呵成,不用酝酿组织就脱口而出,语气跟前面简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让李健目瞪口呆。

陈若雨涨红了脸,觉得这些话象巴掌一样打在了她的脸上。

不过最受伤的还是李健,他“你,你……”半天,话也说不出来,当着陈若雨的面又不好恼羞成怒,最重要的是,他没信心恼羞成怒后是不是这个什么孟医生的对手。眼见对方气定神闲自信满满,在气势上他是整个被压住的。

“阿健,你是不是觉得我说得不对?哪里不对?你有什么意见可以说出来,我们可以讨论讨论,深入一点都不怕的。我都奉陪。”

那只贼手又摸上人家大腿。

李健先生猛地跳了起来,招呼也来不及打,再见也来不及对陈若雨说,脚底抹油飞快地跑了。

陈若雨呆呆看着,也不知该给什么反应才好。

李健走了,孟古把脸转向陈若雨。陈若雨挺了挺腰,知道接下来他要对付的就是她了。

“我回来是想告诉你,这周末尹则他们要办个餐会,几个朋友们聚一聚。我本来想邀请你一起的。不过既然你是这种在背后对朋友造谣诽谤的人,我想你最好还是不要参加了。”

陈若雨一怔,脸火辣辣地烧了起来。

“高语岚应该也会给你打电话邀请你,我希望你拒绝,拒绝的理由自己想吧,别让大家脸上不好看,你说呢。”孟古的话没什么语调,可对陈若雨来说却是再严厉不过。

他生气了,她知道。

孟古说完这些,转身走了。陈若雨呆呆坐在原处,只觉得难堪之极。

她不是这样的人,可她为什么说这样的话,还偏偏就被他逮个正着,让她辩也无从辩起。她在他心里变成了一个扯人是非造谣生事的小人,她觉得很难过。

陈若雨呆呆坐了许久,买了单,游魂一样的在街上飘。没坐公车没叫的士,只埋头走,也不知走到了哪里,腿累得有些疼,然后还有水点子打在她的脸上,她抬头一看,居然下雨了。

陈若雨叹气,她就是个倒霉催的家伙吧。正想在附近找个公车站牌看一看怎么回家,雨却忽然大了起来。陈若雨挡着脑袋,飞快地往一家便利店门口跑。刚跑到屋檐下,却见便利店的门开了,一个男人拎着老大一个购物袋出来,一边推门一边讲电话:“买了买了,你们要的鱿鱼丝、牛肉干、薯片、啤酒、豆干……什么,还要麻辣烫?你们滚!打个麻将哪这么多屁要求,现在下雨了知不知道,有什么就吃什么,别这么人渣……”

男人说着话,一转头对上了陈若雨的眼睛。

很好,又是他。

孟古医生。

人生何处不相逢,逢谁不好偏逢他。

陈若雨心里呕啊,相逢何必曾相识,若不识他该多好。

她脑子里乱七八糟,在孟古惊讶的表情里,转身闷头朝雨中冲了出去。宁可淋死,也不要丢脸死。

他不会以为她跟踪他吧?他不会以为她意图对他不轨吧?他不会以为她心里在意他吧?

陈若雨向前冲,大雨之中,一辆公车正好赶到,她也不管这车是到哪里,反正门开了她就往上奔。最后一身狼狈的坐在了车尾。

坐下了,她开始下意识地回头寻找孟古的身影。他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轿车。陈若雨认出那是他的车子。

她转身过来靠在椅背上吐口气,他们一个是坐公交车的,一个是开私家车的,果然两个世界。

等一下,这不是现在她该纠结的重点了。重点应该是,明明他才是那个背后说人是非的小人,可实际上她却成了他心里的小人。这才是两个世界。

互相鄙视,再无交集。

这就是结果了。

陈若雨很倒霉地坐错了公车,最后倒了三趟车,冒着雨终于回到了家。

梁思思在家里等着她,很兴奋地打听着她相亲的结果。“怎么样,相亲男是不是不对胃口?”

她点头。

“那有没有偶遇别的人,让你的心呯呯跳?”

她又点头,岂止呯呯跳,差点跳死。

“哇塞,我就说嘛,太准了。那,那,还下雨了呢,有没有什么浪漫的事?”

陈若雨转头,披着还在滴水的长发幽幽地说:“思思啊,偶遇呢,遇得好的叫浪漫,遇得不好的叫噩梦。”

这噩梦有点太伤元气了些。她要去洗个澡,然后上床换个梦。

她还真做梦了。

梦里,孟古穿着帅气的白大褂,温柔地对她说:“对不起,我不该对护士们说你不好的,我嘴欠,你原谅我好不好?”

啊,好惊悚!他居然对她道歉了!

更惊悚的是她毫无廉耻一脸感动地回应:“没关系,我不介意。”

不对,不对,谁说她不介意的?她明明很介意,很受伤。

可孟古没听到她心里呐喊,他继续温柔的说:“既然不介意,那你是不是也应该对我说些什么?”

要说什么?她眨眨眼,脸红了。这么快就要说明白她喜欢他?

等一下,她有喜欢他吗?

难道他真的在等她告白?

告白个屁,她跟他一刀两断互不相来了。

陈若雨一边跟梦中的自己挣扎,一边在乱七八糟的乱想。忽然,孟古一脸狰狞开始咆哮:“老子不过说了你几句大实话老子就得道歉,你跟别的臭男人污蔑诽谤老子同性恋你难道不该好好道歉一百次?你什么时候知道老子爱男人的?老子交过的女朋友从医院科室门口排一溜能一直排到你家门口。你要不要好好采访一下她们老子是不是爱男人的?你给老子道歉!否则这事没完!”

陈若雨猛地一睁眼,醒了。

妈呀,真噩梦了!

 

☆、6第 6 章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陈若雨认真总结了一下,一定是她心里对自己造谣诽谤孟古的事太过意不去,所以才会做了一个这样的梦。

可为什么梦醒之后再三回味的,却是孟古说的那句“老子交过的女朋友从医院科室门口排一溜能一直排到你家口”,他真的交过这么多女朋友吗?

陈若雨虽然对自己关注的重点相当鄙弃,但还是忍不住想了又想。这时候她才发现,虽然她老早将孟古定为目标,并且追求到放弃这个过程都已经经历完了,但她对这个男人其实并不了解。

孟古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嘴贱,皮厚。这当然是他们这群朋友都知道的。

可他在医院对着护士病人时却又是另一副嘴脸。起码就她所见,那人穿上白大褂之后还真是有些人模人样的。说话轻松幽默,让人如沐春风,医术似乎也不错,所以挂他的号的病人特别多,在住院部那边他也是个抢手的热门人物。

可他还有什么事是她知道的呢?她发现她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只除了特意打听过他没有女朋友。但他的家庭状况,他的感情经历,他的喜好等等,她其实一概不知。

女人啊,是有多盲目多缺心眼才能干出象她这样什么都不知道闷头就想追别人还追出一头包的事来?

嗯嗯,总结教训,以此为诫,这种蠢事绝不能再干了。

BOOK: i_c6fcfb203fa7a49b
8.08Mb size Format: txt, pdf, ePub
ads

Other books

The Rose of York by Sandra Worth
Shadow's Dangers by Mezni, Cindy
Season of Strangers by Kat Martin
Changed (Second Sight) by Hunter, Hazel
Cynders & Ashe by Elizabeth Boyle